西安網站建設,西安建網站,選擇心海網絡!
當前位置:主頁 > 心海資訊 >

網絡視頻挑戰傳統電視

時間: 2012-05-22 09:39 / 作者:西安網站建設工作室/來源:陜西網站建設
網絡視頻挑戰傳統電視
成為視頻“播客”,對熟悉互聯網的英國新一代年輕人來說,并非遙遠夢想;而靠它掙錢養家,甚至名利雙收,也有不少榜樣。
在廣大新生代擁躉的推動下,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不斷開疆擴土,在鼓勵用戶上傳形形色色自創內容視頻并通過植入廣告賺錢之外,還推出針對特定觀眾群的自制節目和專業頻道,與傳統電視爭奪觀眾和廣告資源。其迅猛發展之勢引人驚呼:網絡視頻撼動傳統電視地位之日不遠矣。
“播客”世紀
奧利維婭·福特今年才14歲,但已經著手創業了:她在YouTube上開設了一個頻道,名為“莉薇阿呆”。她把自己的生日“紅包”和零花錢攢下來,買了一部佳能600D數碼相機,父母則贊助了一臺21英寸屏幕的蘋果筆記本電腦,這就是她的創業資本。她用數碼相機的攝像功能拍攝視頻,用筆記本電腦進行后期制作并上傳到YouTube網站。
她的雄心是成為YouTube的“合作伙伴”,利用植入其頻道的廣告掙錢。YouTube規定,“合作伙伴”能分得50%以上的廣告收入。
“能把制作YouTube視頻當做職業,這感覺多棒啊,”福特說,“基本上,網絡就是我的生活。我愛YouTube。”
福特才剛剛起步,“莉薇阿呆”頻道目前只有數百個訂閱者。與之相比,查理·麥克唐奈顯然是YouTube播客中的“大腕”。這個“90后”英國大男孩用“查理好酷”(Charlieissocoollike)名字注冊的頻道有150萬訂閱者,有些視頻作品點擊率超過2億人次,在英國無出其右。
所謂訂閱者擁有YouTube賬戶,通過“訂閱”功能跟蹤收看某些頻道,內容更新時能收到通知。YouTube很看重這類用戶,因為他們會頻繁登錄YouTube,意味著點擊網站廣告的幾率更高,是廣告商最愛。
著名網絡評論家斯蒂芬·弗賴也是麥克唐奈的粉絲,他不僅訂閱后者的頻道,還錄制了一段畫外音,作為每段視頻的結尾詞。那段話這么說:“你剛剛享受了觀看‘查理好酷’的無上愉悅,你因此而變得很酷。”
麥克唐奈的視頻內容乍看上去并無太多特別之處,多數是他自彈自唱、侃大山或表演搞笑小品的片段,他擅彈夏威夷四弦琴,但最吸引人之處是他充滿青春氣息、陽光帥氣的外形。他的人氣已經從網上延伸到線下:他的電子郵箱被粉絲來信淹沒,他上街會有女孩攔住他向他表達愛慕之情。做YouTube“合作伙伴”賺來的錢已經足以讓他買下倫敦東部一棟新建的四層聯排樓房,這對一個21歲的年輕人來說是個不小成就。
從他高中畢業開始,制作上傳視頻就已經是他的全職工作。他放棄上大學,因為“那不會適合我”。他如今儼然是YouTube的形象大使,網站希望他能帶動更多年輕人加入視頻“播客”大軍。
致富新路
YouTube“合作伙伴”項目2007年在美國推出后運營順利,繼而于2010年秋天登陸英國。目前YouTube在全球共有3萬名左右“合作伙伴”。盡管公司不愿公開相關數據,但據媒體報道,大部分“合作伙伴”靠頻道廣告掙的錢每月約為幾百英鎊,排名前500位者年收入可達10萬英鎊以上,麥克唐奈排名第35位。
21歲的奧利維婭-羅絲·斯特蘭奇也是一名“合作伙伴”,她的YouTube用戶名是“莉薇說”(LivieSays),專門制作關于化妝技巧的視頻,名下已有近1萬名訂閱者。各國化妝品公司爭相送她試用品,希望她在視頻中使用。
斯特蘭奇原是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一名法律專業學生,YouTube“合作伙伴”項目2010年主動找上門后,斯特蘭奇中斷了學業,專注于網絡視頻。對她這個決定,父母最初很反對,她耐心說服他們:“我告訴他們這是個巨大的機遇,5年后如果需要我還可以回去讀書,但我無法再從零開始打造我的頻道,我必須趁著這股勢頭建起來。”
如今除了創作視頻,她還在父親的視頻制作公司打工,因為來自YouTube的收入還不夠養活自己。“這個月掙的錢夠買一個沙發,下個月就少得多,”她說,“你不會瞬間致富,必須用心經營,想辦法讓更多人訂閱。”
多迪·克拉克是個漂亮的16歲女孩,她在埃塞克斯郡埃平的家中臥室錄制她自己原創的歌曲視頻,以“小嬌嬌”(Doddlecoddle)之名發表在YouTube上。她成為“播客”剛一年,已經有4000個訂閱者。
“我爸媽老是對我說不能讓YouTube耽誤我的學業。我打算申請成為YouTube的合作伙伴。要是我能做到能利用YouTube掙錢,他們也許會更支持這個想法,”克拉克說。
前景無限
在麥克唐奈、福特這些用戶原創頻道興起的同時,YouTube已在著手推出100個自制節目頻道,這些頻道內容將針對一些特定興趣的觀眾群體“量身定制”,補充傳統電視節目的空白。
另一方面,YouTube積極引進由專業媒體運營的“專業頻道”,包括《華爾街日報》的新聞頻道和《維斯雜志》的一個音樂頻道,其母公司谷歌據報為每個專業頻道提供500萬美元的創業基金,但這些頻道的財政來源最終將完全由廣告支撐。
專業頻道尚在起步階段,但其發展潛力不容小覷。因為其節目受眾針對性強,廣告商可以“有的放矢”:由于網絡的互動性,他們可以追蹤是哪些人在收看植入節目的廣告,他們來自何處,何時收看這是傳統電視力不能及的。
“網絡是一種需要人主動參與的媒介,而電視是被動接收的媒介,”英國互聯網食品協會主席丹尼爾·魯赫說。他介紹說,2011年,英國的網絡視頻在量上比前一年增長了90%,收入達1億英鎊左右。隨著越來越多品牌競相“上網”,網絡視頻廣告的“錢景”不可限量,“而YouTube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”。
目前,全世界75%的視頻內容仍通過傳統電視播放,但潮流正在往另一個方向演變。
在家用電器工業協會最近一次全球峰會上,YouTube內容全球總監羅伯特·金茨爾宣稱,到2020年,75%的電視頻道無論是現有電視頻道或在YouTube上創建的新頻道,都會通過互聯網傳輸及制作。
時間問題
金茨爾并非信口開河。美國從事技術產業市場調查的獨立機構福里斯特研究公司估計,到2016年,一半美國家庭的電視機都會有無線網絡接入設置。屆時YouTube視頻,包括用戶原創視頻和專業頻道,都能在電視機上收看,有線電視時代可能因此走向終結,因為它費用高昂。電視公司想要繼續盈利,只能購買那些基于網絡的頻道。
不少專家認為網絡視頻取代傳統電視只是時間問題。美國佛羅里達大西洋大學教授傳媒學的副教授埃里克·弗里德曼說:“電視廣播業者仍在死死抱著傳統電視網絡的想法不放。他們總有一天會走向完全網絡化平臺,問題不在于會不會,而是什么時候會。”
也有人持懷疑態度。英國從事媒體采購的最大公司“全面傳媒”電視業務負責人萊拉·古爾德指出,目前并沒有看到企業將電視廣告預算分流至網絡視頻的跡象,她承認因為網絡廣告過去10年內迅猛增長,愿意投資網絡視頻廣告的人越來越多,“但大家應該退后一步,想想人們和電視的關系:它是一個中央策劃的產物,意味著每個人都能分享并討論它。真要實現每個人都能真正自主設置播放時間、什么東西都在網上看的狀態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”
瓶頸之一在于英國的寬帶容量仍有限。盡管網速近年提高了許多,英國政府還承諾在2015年之前建成全歐洲最好的寬帶網絡,但在有些地區,尤其是鄉村,流暢觀看網上視頻可能還是難事。
不過,對于從小接觸網絡的年輕一代來說,電視已然過時。
15歲女孩埃莉諾對《星期日泰晤士報雜志》說,她和朋友們如今根本不看電視。“我們認識的人當中沒人看,真的,”她說,“YouTube最棒的一點是它很個人化。你觀看別人做的視頻,然后加以評論。可你不能和電視上的人接觸,不能和他們交談,他們也不會直接和你對話。在YouTube上你可以自己決定看什么,而不是它放什么你就得看什么。我愛YouTube。”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相關文章】
黑龙江11选5最大遗漏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100期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1元投注的博彩网站 十 运夺金开奖号码走势回 上证指数 股票行情 佳永配资_基金排名 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内蒙古福彩快三一定牛 pcdd幸运28咋能赚蛋多 十一运夺金规则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真钱假钱怎么认 pc蛋蛋专家预测网 天津时时彩几点截止 股票配资平台无法充值